新疆“巨石堆陣”之謎:“獨目人”來過

 

 

 

中國最新考古發現顯示,新疆青河縣三道海子遺址群的大型巨石堆陣可能是“獨目人”所建。

這一崇拜太陽的族群留下的刻紋盾牌石,為世界上首次發現此類遺存。三道海子遺址群可能是歐亞草原已知“游牧王國”最早、最大的祭祀禮儀中心。

“獨目人”被記載於公元前5世紀時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所著《歷史》一書中,相傳他們“勇悍善戰”,前額當中長著一隻眼,故名“獨目人”。他們在約3000到2500年前之間成為歐亞草原的霸主。

三道海子遺址群位於東阿爾泰山分水嶺處的一處山巔谷地。這里海拔約2700米,三個谷地中的高山湖泊相鄰分佈,故稱“三道海子”,自古便是聯繫蒙古和新疆的交通要道。一些規模奇大的巨石堆陣散佈其間,其年代和性質眾說紛紜,有人甚至猜測是外星人留下的標記。
在2013年到2016年間,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區文物局和青河縣文物局在此開展考古發掘。結果顯示,該地區約有大小不等的10座十字輪輻式石圍石堆遺址。它們以巨型石堆為中心,岩石向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四個方向鋪設成放射狀的輻條。遺址周圍栽立著一些一人高的花紋精美的長方形石碑,稱之為鹿石。

該考古項目領隊、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郭物說,三道海子大石堆群可能並非學界曾推測的王陵,而是約2800年至2500年前一個早期游牧王國的祭壇聖地。 “巨石堆下,沒有墓室和棺材,也沒有隨葬品。帶鹿石的十字輪輻遺址隱含著古人對太陽、星宿、銀河等天體的認識和崇拜,還發現了祭奠的碎片人骨、燒灰的痕跡。其形態與俄羅斯阿爾泰山地區的同類遺址非常相像,由此可以判定屬於游牧人群的通天聖域、祭祀之地。”

在當地哈薩克人稱為“花海子”的什巴爾庫勒湖的三號巨石堆遺址內外,還發現了多個五邊形的盾牌石。 “這也是世界上首次發現帶有刻紋的盾牌石,可見這個祭祀遺址的等級之高。”郭物說,“它們可能是當時該地區通用的一種石質法器,用以驅邪、避兇。”
祭祀誰?郭物說,這裡的巨石堆陣形態,以及頭冠狀鹿石、垂蹄狀立鹿、雪豹和野豬紋等,都讓人聯想起著名的俄羅斯圖瓦阿爾然王陵。通過對人骨的碳14測定,該遺址的年代正處於歐亞草原從畜牧經濟向游牧經濟發展的關鍵時期。

阿爾然墓群是20世紀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其最大特點為數量驚人、栩栩如生的黃金製品。三道海子的考古新發現證實了兩者的聯繫:它們可能是同一群人留下的遺存,阿爾然墓地是這一個早期游牧國家的王族墓地,而三道海子是其夏季的禮儀中心。
1990年代末,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林梅村就認為,三海子遺址群可能和“獨目人”有關係。三道海子的考古新發現,證實了公元前9世紀至公元前7世紀以前,有一個勢力強大、文化發達的族群分佈在俄羅斯圖瓦、蒙古西北和中國以青河、富蘊為中心的阿爾泰山地區。

“他們可能是歐亞草原最早建立游牧國家的人群之一,其擴張和對草原部落的整合,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早期草原絲綢之路的形成。”郭物說。
這些人就是“獨目人”嗎?它們跟《山海經》裡提到的“一目國”是一回事嗎?郭物認為,“從時代和擴張態勢等因素來分析,這種可能性很大。”他說,但不管怎樣,三道海子遺址是今天人們了解這一早期游牧王國統治意識、天文知識以及精神世界的珍貴資料。

考古學家還從地理環境、天時星像等方面仔細研究了三道海子遺存。結果發現,在冬至那一天,花海子遺址中最大的一塊盾牌石所處的位置正面對日落的方向,盾牌石正面刻著人字紋,表示太陽的圓圈紋則正好偏到一角,如日落西山的樣子。 “盾牌上的圓圈紋是太陽的擬形,表示對太陽的崇拜。”郭物說。

很多學者相信,所謂“獨目人”,並不是說只有一隻眼睛,它可能是代表雙目之間的“神眼”。它其實也是一種太陽崇拜的產物。這種巧合令三道海子與“獨目人”的關聯更引人遐想。



相關閱讀
   
.,.,.,.,.,.,.,.,.,.
.,.,.,.,.,.,.,.,.,.